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今剩叹的博客

苍天在上,我叹息,且逍遥人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手 机(五)  

2007-09-01 09:37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到了派出所值班室,我问刚才出警的警员在哪,正好那位同去的协勤进来,我给他看了信息部的证明,他也很吃惊:“呵,他说早上五点不见的,八点却在信息部用,我带你们去到后面问怎么办”

   找到那出警的警员,他听完协勤的话不耐烦地对我说:“这也不算犯罪,拿熟人的东西不算偷,顶多算职务侵占。这点事我们也不能管,还得去法院解决。”
    我说:“你们可以劝劝他,只要他还了手机我也不追究,该给多少工钱就给多少”
    “这事我们没法管,前阵子有一家辞了保姆,保姆就是不走要继续干,报警了我们去了也没法......”
    我说:“既然我们报案,你们总得把有关人做个笔录吧?若诉到法院也有了依据。”
    警察说:“你手里的证明和我们做笔录有同等效用,何必再让我们弄一遍?”
    我说:“就算我求你们了,做个笔录就行。”
    他指着旁边一个穿便衣的年青警察:“你找他吧,我没空”
    在我的央求下,那便衣的警察还算客气:“等一下我安排人去跟你把信息部的和那老头接来做笔录”
    这一等就是近二个小时,最后在便衣民警多方协调下,才安排了两位刚出警回来青年警察随我到了信息部,请那位女同志去派出所做笔录。为了赶时间,我让我的朋友开车先送信息部那位女同志去派出所,我和两位青年民警直接回父亲家去找那老保姆。
    老保姆已换坐在在门左,紧靠在他那辆陈旧的单车旁。两位民警请他去派出所,他不肯,大声嚷嚷着非要结完工钱再走;大院里邻居们在房头看着议论着,我很是窘迫。经过两位民警半个多小时“苦口婆心”的劝说和天上轰隆隆雷声的催促下,保姆才勉强站起身来,他不肯坐车,非要骑着那辆自行车去。在松花江车的缓缓押送下,他才慢吞吞地一路连骑带推地到了派出所,此时,大雨已哗哗下了起来。
    做完笔录,那便衣警察说:“手机肯定是他偷的,但为这点事我们也不能抓他,你还是做好打官司的准备,到时让法院来调笔录吧”
    我衷心地感谢了他。
    雨逐渐地小了,值班室里那出过警的警察还欲和我交流该与不该,我看了看表,己是晚上九点多,我们赶忙走出门去,趟着地上的水,在细雨中往回走。
    一部手机,就演释了这样一段沉重的故事。
    我,不知道结局是什么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